Painting 繪畫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葉藍依同學近作] [蝴蝶蘭之稀有品種] [蝴蝶蘭手術切割繁殖法] [Bonsai 盤栽] [Painting 繪畫] [Music 門外漢談音樂] [Children photo 兒童攝影]

     本人不懂繪畫但曾跟一位非常傑出但名利都沒有的畫家學習繪畫, 可惜為時只有一個月.  他名字叫做尹如天.  他是五代畫家, 甚至第六代也是畫家.  第七代則不得而知了.  他花鳥魚蟲, 山水人物都能, 尤其擅畫牡丹, 當時曾被行家尊稱為牡丹王.  抗日戰爭時期, 尹老師逃難到老隆. 某日三育中學 (當年稱為華南三育研究社) 梁慶校長見其在街頭賣畫並即席揮毫, 十分欣賞他的畫作, 立即禮聘他為美術課老師.  後來先父又情商得其同意收筆者為徒.  一個月後日本投降, 尹老師先我回港, 失去連絡.  有一天本人替一病人照胃, 得知該病人亦為畫家, 遂問其認識尹老師否.  答曰行內人都認識他, 但他不善交際, 不會自我吹噓, 從來沒有開過畫展, 因此社會人士沒有人認識他, 沒有人會找他買畫.  據說他生活並不富裕, 靠交 '行貨' 維生云.  幾年之後, 當時被稱為牡丹王之另一畫家在大會堂開畫展.  尹老師之朋友立即為其租下場地要迫他接著開畫展, 他被迫開了第一次的畫展.  我在開幕那天送了一個大花籃去.  他見到非常高興, 但我人沒有到卻又非常失望.  第二天我吩咐不約任何病人, 抽空去看老師的畫展, 他非常高興地陪我看了一小時有多. 我給了他一點錢給他買畫紙, 希望他送一幅畫給我留念.  展出的畫全部早已賣光, 還接了很多的訂單.  兩年過去都不見老師送畫給我, 以為他把我忘記了.  一日, 他叫他的兒子送來兩幅畫.  我高興極了.  這兩幅畫其中一幅送了給英國的洋妹夫杜德橋教授 (Prof. G. Dudbridge), 相信他會喜歡中國畫.   他是牛津大學中文系主任 (可能是東方學院院長? 我不大清楚), 也曾同時兼任劍橋大學的同等職位.  我還珍藏著另外一幅.  所有來過我寒舍的人都覺得有些甚麼特別.  我住在牛津的妹妹羅鳳陽性格率直.  她說我的家不像一個家.  我說是不是因為我的家是如假包換的 '家徒四壁' '家徒壁立' ?  原來她就是見我家中連一幅畫都沒有掛在牆上.  其實畫我有就不是沒有 (這是我特有的語法, 亦即有就唔係話) , 只不過我是真正的 '收藏家' 而已.  以下就是我所收藏 '難得一見' , 找了很久才找到的一部份不知是珍品還是真品.  起碼有岳父大人的 '真跡' 在內.  請您們也讓大家來欣賞您們的珍藏罷.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