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trip 北行拾零
[Home 主頁] [Up 回上頁] [訪古情懷] [Tibet trip 西藏遊記] [通過巴拿馬運河] [西歐遊蹤] [記西歐十日遊] [中歐旅行紀] [North trip 北行拾零] [North trip 2 北遊花絮二] [倚靠耶和華] [同学活动花絮] [Keep young 長留青春在人間] [Spring 我們和春天有個約會] [Weddings 喜事重重] [朱天榮同學八十榮壽]

萬水千山總是情

(記北歐風情輪遊之旅)

黃雄活醫生    Dr. Hung Wood Wong

 

   去年(2000年)我屆同學在母校慶祝入學50週年的歡聚,久別重逢帶給大家無限的喜悅. 許多同學想創造更多一些機會共聚友誼,所以在“加拿大訪友之旅”後,再由周樹芬同學組織一次“北歐風情”之旅,時間由六月廿日至六月卅日為時十天. 參加的人來自香港,溫哥華,多倫多及紐約等地一共39人. 6月19日是我們起行的一天,紐約的天氣突然轉熱,氣溫高達華氏98度,暑氣迫人,似乎在強化一下我們對熱的感覺,恐怕我們到了北歐會忘記了甚麼是熱. 大家期待旅行心切,在紐約7:55 p.m.的飛機,周樹芬3:00 p.m.已在機場大廳恭候各位. 黃雄活於4:35 p.m.到達時已是這組人最遲到的一位. 再過五分鐘大家就進入候機室. 我算是及時趕到,不致漏隊,成為“貴客自理”. 在候機室等了兩個半小時才起飛. 早到總比遲到好,老人家特別強調這一點. 經過五小時的飛行,抵達挪威的Oslo機場已是6月20日晨. 機場大樓不算大,用玻璃的間隔很多. 利用等候轉機的一個小時,大家都找一些有特徵性的地方拍照留念,以示“我也到過挪威,有相為証”. 我們到達哥本哈根是當地時間10:45 a.m. 與紐約的時差是六小時. 溫哥華及香港來的同學則早已到達,最後則是多倫多來的同學,恰好及時趕到. 人馬全部到齊,大家經過萬水千山共聚於哥本哈根機場. 見面互詢寒暖,表露一片發自內心的友誼情操. 從這個起點,我們共同起步,開始北歐波羅的海的旅程.

   這次旅程我們是乘遊輪MS NORDAM從哥本哈根出發,入波羅的海,經塔林(愛沙尼亞首都),聖彼得堡,赫爾辛基,斯德哥爾摩,柏林,再回到哥本哈根.

   6月20日下午5時起航,船航向波羅的海,大海茫茫,風平浪靜,一望無際. 船上兩人一房,相鄰而居,出出入入,定時到餐廳進餐,彷彿回到我們當年在學校住在宿舍時的生活情景,心理上也覺得年輕了. 船上有各式各樣的文娛生活. “攻打四方城”港隊猛將如雲. 紐約隊雖然人多卻無大將,只有賢弟廖化作先鋒,當然敗陣啦. 還有身懷絕技的李培榮該晚卻當黑,鋪鋪飲湯(任由宰殺),大戰結束之後,只好走去餐廳食番一盅薯仔糊,自我安慰,“我現在也有‘糊’食啦“. 

   6月21日船仍在波羅的海平穩地破浪東航. 大家在船上各式其適,或觀景於船舷,或小敘于餐廳, 或行冤枉路于健身房,或雀戰于四方城,或與老虎機爭食,或選購飾物,興緻勃勃,不一而足. 5:00 p.m. 是船長接待會及今晚Formal晚餐,個個整裝,精神煥發. 晚餐後,我們團隊的聚會中由周樹芬帶領合唱我們這次的主題曲“萬水千山總是情. 雖然個個都做了Umlaut仔,但貴在精神可嘉.

      6月22日晨船靠愛沙尼亞首都Tallinn, 天氣微寒,欲雨還陰,有自行上岸腳踏實地,亦有參加旅行團作車上觀. 這裡全國人口只有一百多萬,首都是一個非常寧靜的城市. 我們在一個很有特色,舞台是半圓形屋頂的Song Festival Grounds留照. 5:00 p.m.船繼續東行航,我們也調整了一個小時的時差,以免明日上岸時成為過時人物. 

   6月23日7:00 a.m.Morning call醒來船已靠聖彼得堡,天氣晴朗,陽光普照,碼頭上堆了很多貨櫃,看來似是工業碼頭. 車行入市區後見到美麗而莊嚴的涅瓦河緩緩地流過. 兩旁巨大的整齊古典建築物顯出城市的莊嚴而典雅. 我們經過著名大歌劇院,也遠眺聖彼得大帝銅像,到達了冬宮. 當我們一踏入宮殿內,一股金壁輝燦的豪華氣派使人們禁不住發出驟然的讚嘆. 午餐我們集體受接待到一間非常著名的Grand Hotel Europe五樓的餐廳. 進食期間有民族歌舞表演,唱的歌都是五十年代我們耳熟能詳的俄羅斯民歌,聽起來倒有幾分親切感. 招待員的制服和軍裝一樣,使輕鬆的餐廳顯得嚴肅和不協調. 是日正好是普寧與奧地利總理在四樓會見. 那日“我們站在普寧的頭上”. 晚上我們去Yusupov Palace受到了難得的一次古典宮廷式接待. 香檳酒加弦樂四重奏和宮庭舞的表演,隨後再進入一間金碧輝煌的小型歌劇院聽歌劇,其中的太陽神,卡門,歌劇幽靈,祝酒歌等大家都不會覺得默生. 這次音樂會我覺得是這次旅程非常精彩和難以忘懷的一環. 

   6月24日上午我們乘飛翼船到Peterhof參觀著名的夏宮. 它是屹立於山坡上的一座氣勢宏偉的建築物. 進入夏宮除了帶照相機要登記交5美元,錄影機交10美元外,還要加上特有的二條:背包要寄存(當然也要收費啦),其次是要領借套鞋穿上方得入內(這回是免費,真大方!). 有這幾條規定,使得參觀的人必須在門外久候. 內部金光燦爛加上大幅的油畫,也許就是這裡宮殿的特色罷. 其中有兩個稱為中國式設置的房間,在我們眼中就看不出有何典型的中國特色. 5:00 p.m. 船繼續開航,我們幾位同學都登上甲板目送聖彼得堡.

   今天是夏至,是北半球全年日照最長的一天,北歐也不例外. 為了捕捉這難得碰上零時日落最後的一瞥,我們的隨軍攝影師黎志道握機待夜至零時攝下了一張珍貴的“仲夏節的告別”.

   6月25日晨到達了芬蘭的首都赫爾辛基. 登岸巡禮,車行經過市區,也穿過使館區. 整個城市相當寧靜. 我們到過兩個很有特色的地方. 其中之一是岩石教堂Rock Church, 是由一塊巨大的岩石開鑿而成的,有幾百個座位,沒有窗戶,靠玻璃天頂採光,據說共嗚音很好. 另外在這間教堂的附近參觀了一座似是吊起的一堆管風琴狀的圓筒的金屬彫塑,是紀念芬蘭的著名作曲家Jean Sibelius的. 下午結隊再上岸步行出遊. 離碼頭不遠有一市集,在白日當空,正是旺市之時卻見攤位紛紛收市,原來是他們的午休時間,可見北歐人的瀟洒.

   6月26日晨船到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 從船上遠眺,這是一個相當綠化的美麗城市. 巴士穿過舊城再入了新城. 我們想步行看一下這個城市而下車. 由於人數太多,各有所求,我們兵分二路,一向新城,一向舊城. 到舊城的正好碰上觀看了皇宮衛兵的儀仗隊交接班的儀式. 這皇宮樸實,沒有聖彼得堡的夏宮和冬宮的那種奢華. 這次我們沒有到市政廳參觀(據說沒有開放)感到有點遺憾.

   6月27日船離開斯德哥爾摩到瑞典一個海島Kalmar這裡沒有深水碼頭,要坐廿分鐘駁船才能登岸. 島上有15-20條馬路. 廖康問路碰上來自中國的兩位年輕女士,因感同是炎黃子孫,相逢於異國,故熱情地給我們帶路去參觀一個以前用來防禦海盜的古堡. 5:00 p.m. 在船的頂層為我們開了一個慶祝入校50週年的雞尾酒會. 50年前我們因緣而聚,一起學習;50年後我們又因情誼穿過萬水千山再聚於北歐,同遊萬水千山於一船,大家舉杯互祝,再一次合唱了“萬水千山總是情”. 歡聚歌聲,心中久久迴蕩. 

   6月28日晨船靠德國北面的海港Warnemunde. 港口即有一火車站,兩個半小時的火車到達東柏林. 沿柏林圍牆通過通道進入西柏林. 整個柏林由原來的12個區組成,所以城市的面積很大. 整個柏林都很整潔. 我們在很有意思的柏林圍牆上留照. 我們參觀了一間二次大戰時被炸毀後來重建的大教堂,也到過皇宮的外面留照,亦參觀了為空中走廊運輸而獻身的紀念碑. 歷史的現實給予人們很大的嘲諷. 今天的柏林已是一個祥和的城市. 從柏林回到船上已過了晚餐時間. 船上餐廳為我們再特別安排晚餐,並即席烹調了特別的餐後甜品. 是日正是馬昌雄的生日,餐後船上送來了生日蛋糕. 我們一齊唱了“生日快樂”歌,為馬仔祝壽.

   6月29日船再回到上船的起點丹麥的首都哥本哈根. 這裡寧靜而樸實. 離碼頭600米的岸邊有一“美人魚”銅像,是根據安徒生童話而來的,是丹麥的精神象徵,大家都到這裡拍照留念. 在哥本哈根停留的兩天,我們到過Tivoli公園,特訪了安徒生的銅像, 步過廣場熱鬧的步街,大中央火車站,也乘火車到西郊憑弔古堡,此古堡曾是拍攝莎士比亞王子復仇記的地方. 我們亦觀光了這仲夏北歐的海灘. 作為隨軍記者之一的攝影師黎志道在海灘上拍到甚麼特別鏡頭就要拭目以待了.

   6月30日是這次旅遊寫上句號的一天. 我們經過十天的重聚,是情誼把我們牽在一起,共遊了萬水千山,在我們生活的歷程中寫下了多采多姿的一頁. 周樹芬為這次的旅遊付出了很多. 除了組織外在聖彼得堡參觀的過程中也擔當了翻譯和解釋的工作. 朱天榮的公子朱正毅Sam Chu在柏林的旅行中也給團隊當了翻譯,我們一併深致感謝! 我們在這次旅途中相處了十天,這是難忘的十天,我們就要分別了,大家互道珍重,願友誼常在,願有機會再重聚.                

http://www.sdaglobal.org    http://www.hitechemall.com